這次回台南,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,
那就是,黑先生爸媽要來提親!

今年中秋節適逢週日,所以跟一般週休二日沒兩樣,
本來是沒有打算回台南的。
但是因為這件重要任務,所以我們還是乖乖回台南,準備和雙方長輩「好好聊聊」。

週五回到家裡,爸媽已經把家裡打掃布置了一番,
看起來有點小緊張。
我個人倒還好,完全不會緊張,老實說還覺得有點小厭煩。

週六早上,黑先生一行人預定十點半要到家裡,我睡到九點半才起床。
十點接到黑先生的電話,說他們要出發了!
十點半左右,黑先生的爸媽和姑姑、姑丈來到我家,
我倒了柳橙汁給大家喝,黑先生也來幫忙,
接著就是大人們的對話,小孩子在旁邊陪笑就好。

我覺得氣氛還算熱絡的主要功臣還是黑先生的姑姑、姑丈吧!
因為黑先生爸媽完全不會稱讚我,
講到覺得我怎樣的時候,竟然回答「我們都尊重孩子的選擇啦!他喜歡就好,我們沒有意見。」
又說黑先生當年帶我回家曾擔心父母不知道會不會喜歡,
「不過我們都是小孩子喜歡就好啦!」
靠~右邊走ㄌㄟ!就是沒說我不錯、很喜歡之類的就對了!
反而黑先生的姑姑、姑丈一直誇獎我。

我覺得,要不是黑先生對我很好,不結婚好像對不起他,
不然說實在的,這種對我沒有肯定的公婆,讓我很沒有想要結婚的意願耶!

後來還講到訂結婚合請的事,說這樣他們的親戚朋友會很不方便,
他們都是在自己家外面辦桌,說不可以只考慮自己方便,還要考慮來喝喜酒的人的方便……
我是不太高興啦!當時應該我的不高興應該也很明顯,
就丟了一句:「我不知道,看黑先生的意思啊!」
我爸媽也在一旁緩頰,說尊重年輕人的意思。不過黑爸黑媽看來很堅持要在他們家外辦桌的樣子。

後來大家去吃飯,有時會聽到黑先生的爸媽在嫌菜色,
我是覺得那是怎樣?之前就有問說吃不慣可以換別的餐廳,又說可以,
結果幾乎每道菜都有話說!

還聽到黑先生的媽對我媽說黑小弟交的那個「國中老師」女朋友,
人家多優秀,應屆就考上台南的學校,
家裡三姊妹都是南女畢業的,弟弟還讀醫學院。
而且那女生常常去家裡,跟他們家都很熟。
聽得我很不爽!
我也是南女畢業的,我雖然教國小,但我是公費生呢!
師大是我不想填,不然當年師院公費生的分數多高啊!隨便台大師大都能上!
(黑先生一直安撫我不要跟他媽計較,不過我實在很氣啊!)

後來我就都自己吃自己的,只跟我媽聊天。
我還是要說,還好姑姑、姑丈一直很high的在講話,
不然場面應該會很冷吧!

吃完飯後,黑先生負責把我爸媽載回家,
我再跟他去他家,要和黑媽一起去看金飾。
我一到他們家,親戚們都跑來看我,說都認不出我來,這幾年我都沒到他們家。
要出門時黑先生的車發不動,暗鎖一直無法解開,
後來就開黑爸的車去銀樓。

才剛要看手環呢!黑爸又跑來叫黑先生回家,說他找人來修車了,要黑先生回去。
聽到嚇得我一身冷汗,這樣我就得跟黑媽在銀樓,好害怕她又要講一些什麼讓人抓狂的事。
後來黑先生還是先回去,我就「堅強的」開始挑手環。
手環都差不多,太多雕花的戴起來有點老氣,有的看起來好看,戴起來卻不太優,
後來我就挑了一對霧面的手環,完全沒有花樣紋路。
看起來很普通,但是戴起來簡單大方,一對總重一兩。
挑好手環後,黑媽拿出她帶來的金戒指,要舊金換新金,給老闆娘秤重。
她從中拿了一只有花朵形狀的戒指,要我戴戴看,
戴了以後跟我剛挑的手環還滿搭配的,所以那只戒指就給我,不用再買過。

接著就要挑項鍊。
因為黑媽覺得金項鍊平常不能戴,所以她就帶我看銀樓裡的鑽石項鍊。
本來我不喜歡買銀樓裡的鑽石,因為覺得不太有保障,大部分都沒有GIA證書。
但是想說就先看看,不喜歡的話再說。

老闆娘先是拿了一個鑲著碎鑽的梅花墜飾,戴起來是滿好看的。
不過我說我比較喜歡有主鑽的,不喜歡碎鑽。
她就又拿了一個很細的墜飾,有一顆主鑽,大概二十幾分。
不過戴起來幾乎不會看見有鑽石,整個很渺小的感覺。
我就自己從櫃裡挑了一個要試戴,也是有一顆主鑽,還滿有造型的,底座比較粗,視覺效果比較明顯。
我是覺得那個不錯啦!不過長輩好像覺得還好。
後來老闆娘又拿了另一個圓形鏤空的底座,中間也是一顆主鑽,戴起來也很有視覺效果。
就是好像很低調、很簡單,但是卻又讓人忍不住會注意到就是了。
(沒圖沒真相,不過我實在沒有機會拍下來)

接著我嫌搭配的那條白金鍊子有點粗,不好看。
於是老闆娘又選了一條細一點的來換,就好看多了。

挑到一半黑先生回來了,就問他哪一個好看。
老答案:「都不錯。」
後來我就問了重點,鑽石有證書嗎?老闆娘說有,我說是哪種證書?
這時老闆娘的兒子(女婿?)就跳出來了。
開始跟我說是GIA證書,然後我們就討論起專業的問題來了。
(這時候老闆娘跟黑媽就跑去旁邊講她們的事了)
他把那顆主鑽的GIA證書拿給我看後,我說我沒看見鑽石上的編號是不是吻合。
於是他就弄了六十倍顯微鏡給我看編號。

後來大人們可能看應該差不多決定了,就跑去算錢了。
我看完鑽石上的編號後,就看到黑媽正在數鈔票給老闆娘,
所以我沒有聽到這條項鍊總共要多少錢。
不過主鑽是FVS1 ,三個EX ,32分;
加上底座那個圓形還滿厚實的,後來回家後黑先生跟我說那個底座還有四個小碎鑽,
所以加上那條細細的白K金鍊子,總共大概要四萬吧?

我還把黑媽拉到旁邊說,金飾不用今天買,之後搞不好還會跌,
不過黑媽說沒關係,就買一買好了。
由於舊金換新金的關係,所以後來黑媽補了三萬多塊給老闆娘。

至於總價到底多少,實在不太曉得。
我覺得我買這樣應該算是很省錢了啦!真是打壞行情啊~
不過黃金的重點在重量,鑽石的重點在等級和大小,這兩樣知道比較重要。哈!

題外話,這個老闆娘的兒子可能聽我之前在台北買過鑽戒,所以有點不服氣吧?
不僅弄顯微鏡給我看,還講了很多他們的優點,
後來拿了一個紅色的擦拭布給我,問我之前買戒指有沒有給我這個?
我說之前拿到的是藍色的擦拭布,他說藍色是擦銀飾的,紅色才是擦白金的。
算是卯起來證明他們的專業吧?呵呵~真有趣。

買完首飾,又回黑先生家,
黑媽帶我們上三樓看房間,問我油漆要擦什麼顏色、窗簾要不要換,
冷氣要換新的、床要換大的、要買一個梳妝台、要買蠶絲被……
我都沒有意見啦~畢竟應該在那裡睡的時間不會很多吧?
不過弄一弄比較喜氣倒是真的。

下樓之後修車師傅終於來了,等他把暗鎖的問題搞定,我終於可以回家囉~

晚上聽我弟說,我爸媽覺得還滿順利的,我自己倒是覺得一肚子氣。
後來我媽跑來跟我說,看來對方不想合請耶~叫我讓步算了!
我覺得為什麼要讓步呢?他們親戚嫌遠,難道我的親戚就很近嗎?
喝個喜酒就嫌麻煩,那我們結婚的人難道很輕鬆嗎?
為什麼不幫我們想一想,可以幫我們省多少麻煩呢?

這件事現在交給黑先生,黑先生說這是長期抗戰,
不過他好像沒有成功的把握。唉~

據說黑媽今天已經去請人合日子了,
我多麼想日子訂出來就去把我想要的新秘、婚攝、餐廳給訂下來啊!
可是如果要不要合請的事情還卡著,那我要怎麼訂呢?

Blissful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